香港本地物流
創新平台治理優化經營環境
發佈時間:2021-07-07 14:47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馬亮

  新一代信息技術的迅猛發展和廣泛普及,使中國數字經濟實現飛速擴張。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此前發佈的《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白皮書》顯示,中國2020年數字經濟規模達39.2萬億元,佔GDP的38.6%,同比名義增長9.7%。數字紅利極大地提升了人們的生活便捷性和消費體驗,並助推數字社會發展和數字治理轉型。
  電子商務、外賣送餐、網約車、共享民宿等數字經濟業態的發展離不開平台企業的支撐——大量企業和經營户在平台上做生意和謀發展,龐大用户通過平台進行交易,平台越來越成為整個數字經濟運行不可或缺的樞紐。
  隨着平台經濟日益成為人們生活的“標配”,社會對平台經濟發展也提出了新的要求。比如,平台關閉一個經營者的賬號可能對許多從業者帶來顯著打擊,平台治理失序也會令消費者福利遭受損失。因此,平台如何進行治理就成為關鍵問題,包括平台如何能夠更好地擔當責任並利用好技術創新的優勢,促進經營者充分共享平台經濟發展成果,以及讓消費者能夠持續提升服務體驗。
  平台具備的一系列典型特徵,使其在自行治理經營環境上所面臨着諸多挑戰:平台面對的是超大規模的經營者和用户;商品服務種類複雜和場景多樣;海量高頻交易帶來極大動盪性;線上虛擬空間存在無界性和跨域色彩……這些都使得平台治理困難重重。與此同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些不法分子花樣翻新地進行違規操作,也需要平台持續加大技術研發和提高治理能力。
  從近些年來平台治理的情況看,需要考慮不斷通過技術研發和治理創新來優化平台經營環境,使中小企業可以在平台上得到更多商機和實現健康發展。
  首先,平台企業要敬畏手中的能力和權力,樹立正確的價值取向,平衡商業動機與公共價值,踐行平台的社會責任。過去一些平台“店大欺客”,對中小經營者關注不夠,或者採取簡單粗暴的管控手段,使平台治理剛性有餘而柔性不足。如今越來越多的平台認識到,一個健康規範的數字生態離不開中小經營者的參與和共享。這就推動平台經濟進入新發展階段,使平台企業越來越從平台視角迴歸客户視角。與此同時,平台企業所積累的技術、知識和能力,也在越來越多地用於保障平台上中小經營者的健康發展。
  平台從無到有,從小到大,都離不開成千上萬的經營者和消費者的認可和信任,因此中小企業和消費者的聲音可謂平台最寶貴的資產。平台的本質是整合資源和撮合交易,通過幫助他人實現成功,進而獲得自身的成功。
  至關重要的是,平台要認識到技術只是手段,正確的價值取向才是平台安身立命的根本。因此,平台應推動市場公平競爭,促進優勝劣汰,而不是劣幣驅逐良幣。平台不應一味迎合消費者而擠壓經營者,否則將影響平台的可持續發展。
  其次,平台要持續加大科技研發和治理創新,提升平台治理的效率性、精準性、系統性和公平性,不斷提升經營者的營商獲得感。從營商環境的實質來看,其核心在於預期管理,即持續降低企業經營的各類成本,使企業在不確定的市場環境中增強對未來發展的確定性。平台營商環境也意味着要持續降低行政負擔,包括經營者的學習成本、合規成本、心理成本。
  《2021阿里巴巴平台經營環境報告》介紹了許多這方面的探索和實踐,見證了平台治理從粗放走向精準,從冗長低效走向便捷效率,從被動響應到主動前瞻,持續提升平台治理的公平性,不斷提高經營者的獲得感。
  在平台治理效率方面,平台通過各種方式降低業務辦理和處理時間,提升服務能力,實現很多業務的秒懂、秒批、秒辦。比如,阿里簡化了淘寶開店程序,大幅下調商家的“運費險”和數字化經營工具費用、改善直播帶貨的收費機制,擴充面向經營者的人工客服服務量等,這些惠企措施使經營者可以大幅降低學習規則和遵守規則的成本。
  在平台治理的精準性方面,過去更多采取“一刀切”的強硬態度,如今則更多表現為“千人千面”的精準施策。比如,阿里會考慮經營者的實際情況,對於首犯和輕微違規的行為主動提示整改、免於直接懲罰,並建立了容錯糾錯機制,治理的柔性和精準性明顯提升。
  在平台治理的前瞻性和系統性方面,越來越凸顯為從“接訴即辦”到“未訴先辦”,從“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走向系統治本的治理之道。比如,過去經營者面臨自主設計費高、知識產權侵權等問題,平台對違規經營者進行“封號”或處罰,治標不治本。阿里近年來研發了AI設計師“鹿班”、虛擬模特“塔璣”、電商翻譯等,為經營者提供免費店鋪裝修、免費海報設計、免費虛擬模特、免費翻譯等普惠增值工具,並開發了在各個平台均可免費商用的字體“阿里巴巴普惠體”等。平台提供的這些共性普惠服務,有助於成千上萬的經營者規避風險,凸顯了平台治理的系統性和普惠性。
  最後,平台要與政府協同治理,推動跨平台治理模式創新,共同優化營商環境。平台經營環境的改善,離不開中國營商環境的整體持續優化。在平台上經營的企業或商户面臨營商環境的“二重性”,因此平台企業需要和政府協同治理平台,不斷優化平台營商環境,同時規範自身發展。一方面,經營者是在當地註冊的企業或個體工商户,當地的營商環境是影響其發展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經營者在平台註冊運行,平台打造的虛擬營商環境也會影響經營者的業務。因此,屬地與平台兩個維度的營商環境都對經營者產生影響,這意味着平台的治理策略既會直接影響經營者,也會通過當地營商環境間接影響經營者。
  平台的無邊界與企業的屬地管理,意味着平台可以積極貢獻力量,服務社會的數字治理。目前平台企業所推行的許多商家治理和服務策略變化,同政府部門廣泛開展的“放管服”改革異曲同工。比如,平台治理變革的核心是簡化流程與放權讓利,推行基於信用的精準柔性監管,提供共性增值服務,多方面降低在平台上經營的中小企業負擔。從最近平台治理的發展趨勢來看,平台服務中小企業的思路和政府在營商環境的治理理念和手段上越來越能做到和諧共振。因此,平台所積累的技術和能力,可以從一個平台遷移到其他平台,甚至複製推廣到公共服務中。
  平台經濟的發展,不僅要看一個平台的健康程度,也要看生態和行業整體的情況。這就要推動“平台的平台”和跨平台治理模式創新,使平台之間能夠達成一定的協同,共同解決平台之間留下的縫隙和治理缺位問題。比如,網絡“黑產”可能因為一個平台的治理從嚴從緊而流竄到另一個平台;再如,平台可以監管自身的公域交易,但是卻對流入私域的交易鞭長莫及。這些都需要推動跨平台協同治理,打破“囚徒困境”,解決平台面臨的共性問題。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責任編輯:李曉慧
8545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