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本地物流
多源一體的文明起源
發佈時間:2021-06-21 14:03 星期一
來源:學習時報

從大航海時代開啓以來,中國與歐洲的實力對比經歷了此消彼長的過程,西方對中國的看法也因此經歷過一個轉變,即從欣羨嚮往轉變成抱有偏見與妄斷,其中包括對古老中國文明起源的偏見。其中一種具有代表性的認識是“外來文明傳播論”,認為中國文明是從古代西方文明傳播來的,不是本土文明起源。但19世紀以後中國考古與歷史的一系列重要發現,證明中國文明是本土獨立起源,是多源共生的文明統一體。

古人類遺址展現的中國文明之根

1929年,在北京西南的周口店地區挖掘出古人類頭蓋骨,被命名為“中國猿人北京種”,簡稱為“北京人”,北京人生活在更新世中期,距今約50萬年前,屬於智人。1963年,在陝西藍田發現了猿人下頷骨,從地質年代來説,也屬於更新世中期,這裏也有石器發現,與北京人時代大致相同。1957年到1959年,在山西芮城縣的匼河附近,出土了舊石器時代的石器。以上這些都是舊石器時代的遺址。

1953年,在山西襄汾縣丁村發現舊石器與哺乳動物化石,次年發現3枚人類牙齒,吳汝康教授認為,丁村人是中國猿人與現代人的過渡階段。丁村人生存時間與尼安德特人接近,特徵與蒙古人種接近,與白種人不同。

舊石器時代晚期的人類屬於智人階段,在中國發現的柳江人、河套人和山頂洞人都屬於這一階段。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河套人與山頂洞人的發現,這些發掘不只是個別人種的發現,而且是一種重要文化遺址的發掘,都有大量的石器、動物化石出土。據裴文中判斷,河套人與山頂洞人已經進入了“原始氏族社會”,這個時期是舊石器時代晚期,進入新石器時代,人類才進入了文明社會。裴文中認為,山頂洞人的文化,很大程度上闡明瞭人類文化的起源。從石器的使用發展為骨角品的廣泛應用,是由原始向文明發展的一個階段,這標誌着人類歷史的劃時代變化。此後,人類社會組織達到了母系氏族社會階段。

中國新石器時代考古證明,中國是人類起源地之一。中國古人類從體質上完成了向現代人類的進化,生產上經歷了早期的採集與漁獵活動,開始了農業文明新階段。在中國大地上的先民學會了利用火來加工食物,開始建造房屋,發展了生產工具,從舊石器時代過渡到新石器時代,可以説,中國文明起源的主要條件已經基本具備。

新石器與陶泥時代考古研究為中國文明本土起源提供了無可辯駁的證據。1921年,黃河流域的仰韶文化被發現,此文化具有典型的農耕生產性質,出土的彩陶精美異常,其中包含技術水平極高的汲水瓶等物件。1928年,在山東歷城龍山鎮發現了城子崖遺址,龍山文化遺址聯結黃河流域與長江流域,田野挖掘主持人李濟指出,其意義即在於解決中國文明起源問題。1936年,在浙江餘杭縣良渚鎮發現了古遺址,考古學家夏鼐將其命名為良渚文化,2019年,世界遺產中心第43屆世界遺產大會正式宣佈,良渚古城遺址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與古代世界其他地區相比,中國的古城模式有自己的特色,城鎮建設、稻作農業水利灌溉系統、分等級的墓地與主持禮法儀式的祭壇、有序的社會分工和統一信仰等,都是中國文明本土起源的主要標誌。

以人文精神容納多元文明

中國文明不同於其他古代文明的主要特點在於:中國文明是一種人文文明,能夠容納多元化的信仰與崇拜。世界其他古代文明多以單一的神明崇拜為主,埃及人崇拜太陽神,法老是太陽神的人間之子;中東的兩河流域文明以大神和城邦保護神為主;以色列猶太文明更是信仰上帝的一神教文明;即使是後起的希臘羅馬也從多神信仰最後轉化為基督教信仰。

但中國古代文明始祖黃帝卻被稱為“人文初祖”。《易經·大有》曰:其德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是以元亨。黃帝主導的以德為中心觀念的禮法制度,是順應天時的人文精神。它的秩序是“浚哲文明,温恭永塞”,而不是用聖戰或征服異教徒的戰爭手段來定立秩序。

中國的人文精神,用《易經》的一句話可以概括,即“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這是一種可以容納匯聚多個種族、部族共同進步的人文和諧精神。沒有唯一的主與神,各信仰與族羣之間是平等的,是以人文精神協調文明之間的衝突。在自身文明的邏輯基礎上,中國建立了社會基本秩序,這就是禮法制度。《史記·秦本紀》説:“夫自上聖黃帝作為禮樂法度。”馮友蘭指出,古代的禮就是法。孔子後來所稱頌的禮樂就是這種文明秩序。

多源一體的文明形態

這種協和萬邦的人文主義思想與禮法制度,超越任何族羣和地域的差異。在歐亞大陸東部廣袤的地域中,多種來源的習俗信仰和生活方式,有差異性也有同一性,正如《易經》指出的,同與異俱於一,也如《尚書·禹貢》形容的,四海會同,六府孔修,鹹則三壤,成賦於中邦。

中國土地廣闊,人民眾多,分佈在各個方向與不同地域,這就是所謂的“五方之民”。在中國文明起源時期,各地的人們生活方式存在很大差異,如東方、南方之民“有不火食者”,説明火的使用尚不夠普及,沒有形成吃熟食的習慣,“有不粒食者”則説明有些地方仍然不尚農耕,以遊牧漁獵為生。但中原諸夏與四方之民在文明進化中逐漸成為同一體系。《周禮·夏官司馬》曰:“職方氏掌天下之圖,以掌天下之地,辨其邦國、都鄙、四夷、八蠻、七閩、九貉、五戎、六狄之民。”以歷史主義觀點來看,“天下觀”使各地人民進入了文明統一體。直到近現代,仍然有無數曾經流落異地的族羣,跋山涉水,歷經千難萬險都要回歸自己的文明起源地。

在中國五千多年文明史中,不同種族和地域的人民忽分忽合,有生有滅,演進不可一一而數,但逐漸融匯於一個統一文明體中。中國文明統一體自誕生起即具有高度穩定性與聚合力,能夠在漫長曆史中經歷不同社會發展階段、不同生產與經濟形態的變化而具有與時俱進的新格局,以適應新時代。中國文明歷史進程中,雖然遭受了無數次侵凌與戰亂,但其主體卻從未中斷,從未被完全殖民,可以説,中國文明是一個具有延續性的生生不息的文明。(方漢文)

責任編輯:劉策
8535660